今天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早上,說是不可思議其實也還好啦。

只是6點就醒了,而且思緒非常清楚。

可能是沒有很累所以也不需要這麼多睡眠。

 

但身邊的人因為上班上的很累,我睡前還幫他全身按摩完。

所以他應該睡的很好吧^^

 

於是我躺在床上開始回憶起我們生活在台灣的記憶,

想起那時候我幫彼找了一間很破爛的小房間(沒辦法預算有限XD),

那是在台電大樓站的一間違建加蓋,

屋主人很不錯,阿嬤每次看見我都會一直猛誇我漂亮,

阿嬤的兒子總是用中英文交雜跟彼溝通。

 

真的是一間很破爛的小房間,

牆壁班駁長黴、床也只是木板床上放個萬年硬床墊、

桌子也是2張像從垃圾場撿回來的、浴室那更不用說真的很恐怖,

旁邊住的人甚至是東南亞來台灣打工的人,

這樣子一個月5千塊的房間,彼也住了快2年,證明他真的是一個沒有什麼物慾的人。

 

但其實、那段日子我們過的還蠻開心的。

就像一般台灣情侶一樣,平常我住在家裡、假日才會過去找他。

每週的2天假日,總是睡到自然醒,醒來才想著中午去哪吃飯、下午去哪裡玩。

中午可能走路去公館吃個泰國料理、下午再去湛盧喝杯咖啡。

又或者去河濱公園走走、或去士林官邸晃晃,

或是買個小吃或包子、再租個DVD回家一起看,

專屬於2個人的時間現在看起來很多、很充實、很悠閒。

 

彼在台灣賺的非常少,因為他說不想排課排的那麼滿,

多餘的時間他會用來讀中文、看書、看英文、練身體,

即使這樣他還能夠每個月存下一點錢來,真的是佩服他。

 

這樣子看起來極為普通又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,

在真正來到日本生活之前,我都不懂得珍惜它。

我不知道原來日劇演的都是真實的,

甚至日劇演的還太小case了@@

 

在台灣的時候可能我住在家裡沒有經濟壓力、什麼也不用作,

只要上上輕鬆的班每天7點前到家、假日談談戀愛。

但不可否認的是、在台灣生活輕鬆太多了。

或許台北不怎麼美、沒有四季變化、不太適合觀光、天氣總是不好,

但...........或許適合生活吧??台灣。

 

不論再仔細思考、再三思考都很難判斷,

我是不是又想逃離不喜歡的狀態,而覺得另一個選項比較好。

或許是、也或許不是吧。

但、似乎有個聲音有個直覺告訴我,

不管生活在日本看起來多麼風光、風景多麼美麗,這些我都可以不要。

只希望找回2個人快快樂樂的生活。

生活在日本的代價太大了,喪失了2個人相處的時間,

工作損耗了他的溫柔、他的體力、他的休閒,

一整天他自己私人的時間不到一個小時,

所以就算放假他也想要去做自己一個人想做的事情。

 

當然我也很想要我們2個人的時間,但還是要尊重他,

所以甚至最嚴重的是我不得不分散我對他的注意力,

停止對他的期望和愛,才不會因為失望而傷了自己。

我很怕...這樣長久下去,我會獨立到連他都不需要了。

如果真走到這一步,人到底為了什麼而結婚呢?這不是很奇怪嗎?

 

要說是逃避現實也罷、要說是追求理想也好,

總之,有個聲音在我心裡,我持續的聽著、默默的等著,

然後、我們會繼續討論...或許再次行動...找到個適合我們的生活模式吧。

 

 

建議閱讀:

『 簡單的美好。 』

『 是個好男人。 』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瑪姬小姐 的頭像
瑪姬小姐

瑪姬小姐・台灣日本異國婚姻

瑪姬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